GL,BG渣渣文手。写过RWBY/小魔女学园相关的。目前准备原创进军古风。你们好呀。

《One Day》

设定:

①某篇文的下文。

②放假的两个大学生的一天(字数略多)。

③微肉。

④有情人终成眷属。

⑤阅读该篇时请先阅读上文:http://erehd.lofter.com/post/1d553be5_fe8ebed



很平常的一个早晨。


当晨间的阳光透过树枝洒在亚可的身上时,她难得的醒了。


迷迷糊糊地抓起闹钟看了看,刚好七点整。


“嗷呜……我抽风啦那么早起来……”


她小声对空气抱怨着,将脑袋缩进被窝。


但说归说,最近气候寒冷干燥,刚起床时喉咙的干涩感让她浑身都不舒服,如果不解决一下的话她压根别想来个回笼觉了。


亚可磨蹭了一阵,最终还是从床上爬起,准备去客厅倒杯水喝。


气温比想象中的还要冷。


她缩了缩脖子,颤颤巍巍地打开门,又颤颤巍巍地以龟速蠕动向前。


客厅安静无声。


虽然她目前是一个人住,不安静才见鬼了,但果然还是有些寂寞的。


不知道美国那边的某人过得怎样?


不行,如果想她了,那就输了!


亚可倔强地摇摇头,想要尽可能地甩开记忆中那张俊美的脸。


她绕过沙发,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地将这冰凉的液体尽数咽下。


“呜哇好冷……”


亚可盯着墙上的时钟,被这寒冷一激,她不保证自己还能睡得着,于是换个思路开始认真考虑要不干脆起床然后打个电话骚扰戴安娜。


嘛,果然还是算了。


即使是亚可,也有不想搞事的时候。


……才不是因为想让那家伙好好休息一会儿。


“还是回房间吧。”


打着呵欠,路过沙发时,有什么东西勾到了她的衣角。


她不经意地斜眼一瞥,又继续打着呵欠走向房间,一句漫不经心的道歉在房门关上之前全部钻了出来。


“原来是戴安娜啊……抱歉抱歉……”


三分钟后。


亚可在床上惊醒。


“等等……戴安娜?!”


亚可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因为戴安娜可从没说过她会回来。


但,如果否定了这个可能性的话,不就恰好证明了这间屋子闹鬼吗?


思来想去,亚可认为,如果真要说的话,她更想要刚刚那个与她短暂接触的英俊哈密瓜鬼。


蹑起脚尖,缓步凑到沙发后面,手里握着昨晚睡觉时不小心带进房间的平底锅,亚可咽了咽口水。


以前看恐怖片时的不好回忆汹涌而至。


好在【大白天】这个时间Buff给她壮了不少胆。


踌躇了大约一分钟,亚可终于举起平底锅窜了出来。


“不管你是人是鬼都——给我……起……来……?”


声音马上失去了一开始的底气。


只因面前这人的睡颜。


亚可从沙发边上凑近了些许,保持着双手撑在戴安娜两颊边上的腾空动作。


她想更进一步地体会到身旁这人的真实,却又不想吵到这人难得的休息时光。


戴安娜的呼吸绵长且轻柔。


由于呼吸的作用,紧闭的眼眸之上,长长的睫毛微颤。鼻尖不知为何时不时抽动一下,偶尔还会有伸出舌尖轻舔双唇的小动作。


她屈起修长的双腿,侧卧着,将两手放在胸前。


戴安娜的睡相不同于亚可的狂傲不羁,她一向都是规规矩矩的,这也符合她名门之女的身份。


但在亚可看来,自家恋人的睡相简直就是一只可爱乖巧的小兽。


视线微微偏转之际,亚可立刻选择了撤回前言。


如果真的是可爱乖巧的小兽,那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撩人的……曲线。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亚可弯下手臂,咽了咽口水,用牙齿小心挑开戴安娜半敞的衣领,在那清秀精致的锁骨上,轻轻舔了一下。


这一舔,亚可顿时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大痴汉。


“完了完了......我是痴汉吗笨蛋!”


该说不愧是情侣吗,戴安娜也这么觉得。


正当亚可在痴汉的入口处不断踌躇时,我们的卡文迪许小姐直接就把她给推了进去。


“?!”


被极为突然地拥在怀中,鼻间是戴安娜常用的薰衣草沐浴露的味道。


亚可顿时懵了。


“对于做我的合法痴汉这一点,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这位打扰别人睡觉的痴汉小姐?”


戴安娜刚醒来时略带沙哑的冷淡声音在亚可耳边不断回荡。


于是恼羞成怒的亚可要反抗了。


她抬头和戴安娜对视许久,愤愤然地顶着那人的鼻尖。


“你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我哪次回来有提前说一声。”


戴安娜清澈的眼眸中充满了作为惯犯的理所当然。


亚可被噎了个结结实实,但一向作死惯了的她怎么可能轻易妥协。


“但你至少给我个准备吧?吓死人了!”


“诶这样吗。”


戴安娜一手抓过外套盖在两人身上,一手轻轻勾起亚可的下颌,嘴角微扬,一声轻笑颇为动人。


“究竟是谁被吓到了呢?是起床后看到我的你,还是睡梦中被你舔了锁骨的我呢?”


“……”


亚可不说话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心里也清楚的。


戴安娜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呵欠堵了回去。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亚可将脑袋埋在戴安娜的胸口,耳边是那人沉稳的心跳。


“五点。”


戴安娜说着,又是一个呵欠。


“我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你自己给我开门的,为什么你现在看到我还那么惊讶?”


“……”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


亚可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不会吧?”


戴安娜的嘴角一抽。


无意识出来开门什么的,也太可怕了。


“我说怎么你来开门时两眼无神而且理都不理我。”


“对不起!!!”


少女跪拜中。


“……以后晚上不准出来。”


戴安娜无奈扶额,闭上眼睛,偷偷打起了吨。


毕竟她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


“戴总?”


“嗯……?”


虚无飘渺的回应。


“你这次住多久?”


“住……”


戴安娜平稳的呼吸划过亚可的耳际,热热的感觉让她不由得一阵酥麻。


面红耳赤地抬头看向那人,果然已经睡熟了。


“……啧!”


这里不应该是这种展开吧?!这里应该好好缠绵一阵才对吧?!


这个假哈密瓜。


即使表面嘟嘴赌气,心里却完全不是那样想的。


久别重逢,被戴安娜轻轻搂在怀中时,无疑是亚可今年最幸福的时刻。


抬手轻抚摸着恋人的脸颊,渐渐涌上的睡意无比强烈。


缩在戴安娜的怀中,被熟悉的味道包围,被熟悉的温度晕染。


亚可沉沉睡去。


-----------------------------------------------------------------------------


两人就那样一口气睡到了傍晚六点。


毫无悬念的,先醒来的是戴安娜。


她揉了揉眼睛,待到眼前的朦胧尽数消散时,吓了一跳。


一方面,她从来就没有这么放纵地睡到这个时间,另一方面,她吃惊于本该已经休息充分的亚可居然可以和她一起睡到这个时间。


“唉。头不晕吗你?”


戴安娜轻轻咬了咬亚可的耳朵,柔声试图唤醒正在说梦话的恋人。


“该起床了,小家伙。否则你今晚绝对睡不着。”


但换来的却是亚可嘟嚷着奇怪的梦话,反而把戴安娜抱得更紧了的局面。


“真是的……你这个人。”


无奈地笑笑,戴安娜在亚可阖着的眼皮上落下浅浅一吻.


 双手无意中抚过亚可的额角,指尖触碰到的异样感让戴安娜的脸色一沉。


那是一道疤,而且是一道很大的疤。


也正是这个原因,亚可才会开始留刘海。


戴安娜不会忘记,在那次劫持事件中,那个挺身而出,护在她面前的小小身影。


那身影虽然渺小,虽然弱小,却耀眼,却暖心。 


她不由得抓住了自己的左肩。


戴安娜发了一会呆,继而小心地帮助亚可用腿环住自己的腰,缓缓站起,一手托着亚可的背,一手护着她的腿,将她轻轻放在沙发上。


大工程已经完成了,但小工程可就麻烦了。


亚可的手紧抓着戴安娜的衣领,完全扯不开。


一向做事干脆利落的戴安娜在多次尝试未果后甚至想到了把衣服剪碎。


最后万般无奈的她把衣服脱掉了。


至于怎么脱的,这个不便透露。


一个小时后,食物诱人的香味这才唤醒了沙发上的睡美人。


滋——


咕——


滋——


戴安娜听见那混杂在食物煎煮的声音中的奇怪声响时,马上就意识到亚可醒了,而且饿得不轻。


“戴——安——娜——”


亚可趴在沙发上,怀中抱着戴安娜的衣服,冲着那人高挑纤细的身影不断呼唤着,就像等待着鸟妈妈哺育的雏鸟。


“你倒是先去洗漱啊。”


这一起来就想着吃的习性到底是谁惯出来的?


想到这里,戴安娜略一沉吟,锅铲在手上流畅地转了转。


哦好像就是自己惯出来的。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对一些事情毫无原则的卡文迪许小姐决定无视这一切。


在戴安娜的不断催促下,亚可慢吞吞地从沙发上爬起,又慢吞吞地迈着拖沓的步子,准备前去洗漱。


路过戴安娜身边时,亚可拍了拍她的肩膀。


“戴安娜。”


“怎么了?”


亚可憋了半天,戴安娜等了半天,最终只有八个字挤出牙关。


“高马尾……也很适合你。”


此时的戴安娜一改常态,将及腰的卷发束起,露出白皙的后颈,现在它正因料理台的热气而泛着些微的红。


“……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戴安娜很想笑。


“我,我去洗漱……”


戴安娜不会知道她有多么的诱人,我真想在她的脖子上咬上一口……嗯就像烤棉花糖一样诱人。


亚可心想着,尴尬地捂脸快步离开。


如果戴安娜听到亚可这种比喻,她估计会皱起眉头准备给亚可补习该怎么好好地比喻一个人。


不时之后,两人都没想到她们会在近八点时才吃上饭。


亚可没想到戴安娜做饭的水平会升级得那么快。


戴安娜则是没想到亚可吃饭的速度会升级得那么快。


这大概也是我的幸福之一吧。


托头偷偷地看着那人吃东西时专注可爱的神情,戴安娜笑着心想。


桌面上刚才盛放食物的盘子现在干净得仿佛能映照出人的脸。


但话虽如此,餐具果然还是一定要洗的。


于是以一盘足以让任何人的友谊决裂的飞行棋为赌局的较量开始了。


并……马上结束了。


刚洗完澡的戴安娜在电脑前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单手以惊人的手速不断编写着程序。


先洗好澡的亚可则在洗碗橱前一脸委屈地将洗好的餐具排列整齐。


“戴安娜,洗好了。”


“好。你去玩吧。”


戴安娜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她正忙着将一篇拉丁文的学术报告翻译成英文。


“喂!说好的陪我玩呢!”


亚可凑在戴安娜的椅子边上,鼓起的脸颊就像两个小气球。


“不是说好我先弄完这个再陪你吗?别急,听话。”


亚可循着戴安娜的视线看去,只觉得那堆乱七八糟的数据让她头昏脑涨。


最后戴安娜看不过去了,这才从旅行箱里摸出一个袋子,递给了亚可。


“这是?”


“……一个小礼物。”


戴安娜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哇!真的?!谢谢!”


亚可说着就要把它拆开。


“等等。”


却被戴安娜阻止了。


“咳……”


戴安娜轻咳一声,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指了指行李箱。


“里面还有别的东西,你先看那些吧。”


“好好好。”


虽然心理上更想拆开手头这个礼物袋,但戴安娜既然开口了,亚可觉得还是照做比较好。


“……”


戴安娜将手伸进公文包里,偷偷捏了捏她准备的另一份大礼。


现在还不到时候。


另一边,亚可开始嗨了。


“这是……巧克力?!”


“你三个月前直播超级玛丽时说这种巧克力很好吃但是你买不到。所以我上个月出差时顺道去原产地买了。”


“口袋妖怪的限量版智能机器人!”


“我记得你从初中起就很喜欢这款作品。”


“新的游戏手柄!”


“这个据说会给人一种舒畅身心的流畅手感。”


戴安娜记得这是她之前凌晨三点开始排队,排了五个小时才买到的。


“唔……为什么给我买空气加湿器?”


显然亚可对这些护理型的东西不怎么感兴趣。


“英国最近的空气很干燥。你早上刚醒和我打电话时的声音就听得出来。”


“原来如此……那这个圆圆的是什么?”


亚可举起一个圆形物体问道。


“智能清洁机器人。你一直都很讨厌打扫灰尘吧,我买这个给你,但相对的其他的打扫你要做好。”


“那这个眼镜是?我不会近视呀。”


“它可以柔化电子产品的光线对你眼睛的伤害。”


“这是?!”


“梅干。你的生命之源。对吧?”


……


等到这一问一答终于结束时,亚可幸福地倒在这来自世界各国的礼物小山中,这才终于理解了纪录片里的松鼠抱着自己过冬的食物时的满足感究竟是怎样的。


“戴安娜谢谢!!!”


“不客气。”


简短的回复,戴安娜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值得感谢的。


因为对她来说,关心自己心爱的人并为其购置所需物品什么的根本就是生活中的必要。


不然你赚钱后除了供给家庭外还要用来做什么?


但如果立场转换的话,戴安娜也会对亚可予以感谢的。


因为相恋六年,直到现在,当亚可递给戴安娜一颗糖或是为她做了什么小事时,戴安娜也仍会回以一个浅吻或一个淡笑,并轻声告诉恋人【我爱你】。


“那我现在可以拆这个了吗?”


亚可一脸期待地举起手中的袋子。


“……嗯。”


戴安娜停止了编程,背对着亚可,轻轻应了一声。


咔嚓——刺啦——


随着礼物袋被层层拆开,戴安娜的耳朵也逐渐红了起来。


正当她为这个精神折磨忧心不已时,亚可突然扑了上来,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这,这个是典藏版光碟……还有新作试玩版光碟……还有作者的亲笔签名!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的声音激动得颤抖。


“呃。事实上……”


承受着女友近乎疯狂的亲吻,戴安娜不知道该怎么讲述这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亚可这人吧,从来就不喜欢看说明书之类的东西,至于游戏发布会,她则是不知道该上哪里看。


而且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戴安娜只有在游戏结束后滑动的制作名单中及游戏发布会上才会暴露真实姓名。平常的游戏介绍和官方推特上她都是以字母【D】自称。


犹豫再三,戴安娜从亚可的亲吻中挣脱开来,用游戏光碟阻止了恋人下一轮的亲吻。


“我说过,要带你去看看D的,对吧?”


亚可的嘴被光碟堵着,只能模糊地应一声【嗯】。


“呼……”


戴安娜深吸一口气,像是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


老实说,她现在心里的紧张感丝毫不比游戏发布会时弱。


不过早晚也是会知道的,更何况她这次回国就是抱着定居的目的来的。


“你现在已经看到了。”


“诶?”


亚可突然安静了,她愣了愣,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过了一会儿,她的瞳孔放大,灵气十足的红色眼眸中透出激动和不敢相信的光。


戴安娜心情复杂地移开视线,闭上眼睛,给亚可确认道。


“对。她就在你面前。现在。”


凝固的空气瞬间炸裂。


“天哪!!!!!!!!!!!!”


用尽全身力气的尖叫,吓坏了邻家吃饱了过来草坪上散步的猫。


“……”


戴安娜在心里默默向猫道歉,接着捂住耳朵叹了口气,她早该料到的。


“天哪这真是太酷了你知道吗我的女友居然是我憧憬的那个实力高超的游戏程序员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天哪你怎么那么完美天哪我爱你天哪你真是太棒了!!!”


场面一度难以控制。


此时的戴安娜已经完全不知道亚可这一串连珠炮般乱七八糟的话是在说些什么了。


估计亚可本人也不知道。


“……停一下。”


她举起手,白皙的脸早已因为这羞耻的公开处刑而滚烫通红。


戴安娜不知道,明明面对数十万人的赞美都毫无波动的自己,现在为什么会这样脸红紧张。


然而亚可并没有停止的打算。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


她没能将余下的话说完。


唇上是略带冷意的柔软触感。


眼前是戴安娜皱起眉头,微微泛红的姣好面容。


舌尖相触,温柔而又绵长的深吻。


逐渐点燃了这本该平淡的夜。


【因为不允许发出啊,微肉什么的请麻烦去微博看完吧: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16046318549856#_0

评论(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