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普通的文手,对我有所期待的话…你会很困扰的哦。

《暖冬》

①顾名思义的冬巡组

②小脑洞,两个人的相处

③耗时较短文笔拙劣,字数较多,感谢阅读

④虽然这里在人称上用了“他”,但其实我还是更倾向于“她”的(毕竟比较擅长描写女性),所以写法可能较为女性化

⑤不喜欢虐的亲可以在看到分割线时迅速走人


————————————————————


“喂,磷叶石。”


南极石一边抬头望向天空,一边呼唤远处正忙于铲雪的后辈。


嗯,今天应该不会放晴。


“啊!前辈你偷懒!”


磷叶石扛着铲子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大声抱怨。


“我没有。”


“你就有!”


“我就没有。”


“你肯定有!”


“好,如果你的工作量能达到我的工作量的一半的话,我就承认我在偷懒。”


“……天气真好呢,小南极~”


磷叶石识趣地转移了话题。


“是啊。”


南极石顺势再度抬头望天。


“不算阴沉,但也不算晴朗。这种天气很少见,却可以持续几天。在此期间月人不会袭击我们,降下的雪也不多,很容易清理。”


语罢,磷叶石突然两眼放光地挤到了南极石的面前。


由于奔跑所带动的气流吹拂起南极石银色的发丝。


“那那那!”


“呜哇……你这双腿还真是……”


不等面前的南极石抱怨完,磷叶石的身体向前一倾,手掌一并,将南极石的双手握在手心里,接着声情并茂地开始了劝诱。


“小南极!”


南极石的嘴角顿时一抽。


“干什么?”


“既然如此,我们快点做完工作,就去玩吧!”


“……玩?”


南极石环顾四周。


冬季,白茫茫的一片,萧瑟空洞,没有任何的生机和活力。


他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称得上好玩的。


“玩什么?碎冰吗?”


“那是你平常的工作吧……”


磷叶石摇摇头,手指在南极石的眼前晃了晃。


“那你说吧,要做什么?”


“堆雪人啊,聊聊天啊……小南极你想做什么?”


“嗯……喂等等,我好像还没有批准你可以去玩吧?”


“好!那如果我一个人把剩下的工作全部做完了,你就和我一起去玩!”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拉上我?”


“这个嘛……”


磷叶石低头略一思索。


而等到他再次抬头时,他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天真笑容。


“因为,虽然老师已经不让我编辑博物志了……但和小南极一起的话,总觉得会有什么大发现!还有还有,你超强的,让我觉得很安心。”


“……”


南极石沉默了半晌,银眸略微睁大。


“咳……”


他背过身去,继而用铁铲在地上猛然一敲。


大量的雪块顿时碎裂。


这比起磷叶石的东挖西挖果然还是快多了。


“……快点解决吧。”


“好——前——辈——”


“我敲碎你哦。”


……


一段时间过去后,南极石拎着磷叶石爬上了山坡。


毕竟如果让磷叶石继续用那种推土式前进法行走的话,天很快就会黑了。


“辛苦了。”


工作的确都提前做完了,依照约定,南极石要陪三百岁的孩子磷叶石玩。


“如果平时你都能这么认真那就帮大忙了。”


“我累了。”


“我知道。”


“玩什么?”


“不知道。”


“那怎么办?”


“你自己想。”


“前辈你明明就很期待。”


“我敲碎你哦。”


毫不客气地将后辈甩在地上,南极石象征性地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并将武器别好。


放眼望去,依旧是空旷而又一望无际的白。


(说起来,我的冬天,除了战斗和工作,的确没什么乐趣啊。)


(不过,能保护老师和大家,那也就够了。)


(所以,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因为这是我的天职。)


南极石不由自主地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啪!


然后很快的被某个热血笨蛋拽回了现实。


“……”


他默默地抹去脸上的雪块。


“磷叶石你干什么?!”


“诶?”


磷先是诧异了一下,接着理直气壮地昂起了头。


“一看就知道了吧?打雪仗!”


“……那是什么东西?用雪作为武器互殴吗?”


“嗯……可以这么说。据说这是古代生物们在冬季时作为感情交流的一大乐趣。”


“该说不愧是古代生物吗……这种受虐倾向还真是令人疑惑。以及真亏你有空去记这些没什么用处的知识。”


疑惑归疑惑,既然答应了陪玩,那自然是要认真履行承诺的。


于是,南极石从地上捧起一搓雪,手指施力,慢慢地将原本手掌大小的雪球不断压缩,再压缩,直至它变得小巧圆滑。


“磷,是这样把它丢出去吗?”


“嗯啊对对——等一下?!那是什么东西?!”


磷叶石看着南极石手上的那个疑似铁球的光滑物体,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雪球啊。”


“你那是合金球吧前辈!!!”


“啰嗦,接好!”


“等——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我居然被雪球砸碎了……”


秉承着一定要玩个爽的坚定决心,好不容易被拼好的磷叶石还是回到了这个伤害了他的自尊的地方。


在一旁陪同的南极石依旧为磷叶石为何会被雪球砸碎这个问题感到疑惑。


思虑再三,他得出结论是——


“你的修行还不够。”


“……我们玩别的吧。温和一点的。”


“比如?”


“堆雪人啊!”


“你是说之前我铲雪时把你堆起来的那种?”


“不是啦……”


这个前辈到底该说他是天然呆呢还是过于认真了呢……


“小南极,这次一定要看着我哦!这是学者老师的告诫!”


嘛,没想到玩也会有这么大的风险。


“嗯。”


南极石点了点头。


“这样……再这样……接着……”


他的视线随着磷叶石的动作而移动,看起来就像一个认真学习新事物的学生。


“小南极也试试吧!”


“嗯,好。”


南极石俯下身去,与磷叶石并肩沉浸在艺术创作的热情之中,无法自拔。


“锵——金刚老师!”


磷叶石将雪人的头部做得滚圆,一大一小的两个圆球再加上它脸上那个大大的笑脸,构成了一个憨厚可爱的小雪人。


“噢,不错嘛。”


凑过来鉴赏的南极石点点头,予以口头表扬。
“嘿嘿……小南极你——嗯?诶?”


磷叶石扶额沉叹。


“这是什么……”


“我是按着老师的模样来做的。”


南极石用武器在雪人上勾勒出鲜明的轮廓。


的确如他所说,这个雪人如果能再大点的话,还真是一个惟妙惟肖的金刚老师。


“前辈你的性格果然很认真啊……”


“说什么胡话,做事就应该力求最好。更何况塑造的对象还是老师……不知道他看到会不会夸奖我呢……”


南极石少见地陷入了自我妄想之中。


“啊啊真是的!”


对手太过强大,不得不服的磷叶石仰面在雪地上躺下。


“怎么,玩够了就回去咯。”


“唔……不想。”


“今天你到底是怎么了?”


“嗯……其实……”


磷叶石一边嘟哝着,一边从地上坐起,条件反射地抓住南极石的双腿。


“小南极,冬天过得好快啊。”


“嗯,对。”


“但对我来说,这是我第一次有和小南极你好好交流了的冬天……而且平常都是忙于工作,所以难得有这样的一天,想多了解你一点。毕竟你马上要沉眠了吧?”


磷叶石抬起头,脸上的笑容藏着些许不舍。


“……啊啊。”


南极石挠了挠脸颊。


(还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种话……啊不对,不愿冬眠的大概也只有他一个了吧。)


“磷。”


“嗯?”


“我有一个一直都没能实现的心愿。”


“是什么?!”


“是……”


南极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手套的内侧。


上面缝有鸟儿和植物。


“我,一直都很想知道春天是怎样的。毕竟是和冬天相反的季节。鸟,蝴蝶,植物,我都想看看。”


“呃……但是……”


心直口快的磷叶石难得地将话语压抑在了口中。


“我知道,我是不可能感受到春天的温暖的。”


南极石苦涩一笑,转身拍拍磷叶石的头。


“所以我只是告诉你而已。你说想要了解我对吧。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


然而,这抹转瞬即逝的苦涩,却让磷叶石无法释怀。


于是。


“等等!”


他冲上前去,挡住了南极石前进的路线。


“小南极,我们能不能去一下白之丘?”


“……”


“求你了求你了!就这一次!”


“……唉。”


南极石已经数不清这是磷叶石第几次提出这种近乎无理取闹的要求了。


“不能太久。”


“是!”


……


好在白之丘距离这里并不远。


完全不清楚磷叶石的意图的南极石漫不经心地跟在后面,偶尔低头用高跟碾碎地上的小石子。


抬眸看向视野中的那人,薄荷色的短发在白色的世界中显得那么的耀眼,那么的与众不同。


还有什么呢?属于现在出现在这里的磷叶石的特点。


南极石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想将眼前的那人看得更加真切。


“这里……辰砂说过,好像有没见过的,在春天才枯萎的怪草……”


磷在一处小丘上翻找起来。


“你在找什么?”


“啊……秘,秘密!”


“那,我帮你把雪扫开。”


南极石作势就要挥剑把雪扫开。


“住手啊啊啊如果有植物的话它就完——啊。”


“……”


“……”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原来,你是来找植物的啊。”


“……”


南极石从容且优雅地背过身去。


“噗……”


“小南极!”


“抱歉抱歉……你还真是傻。我不过随口说说而已。”


“谁理你哦……”


磷叶石嘟着嘴继续翻找起来。


大家都是骗子。


老师也好,辰砂也好,南极石也好。


越成长,就会越掩饰自己吗?


“你刚刚明明就很寂寞的样子……”


“也许吧。”


闲来无事的南极石顺势拿磷叶石弄出来的雪团堆起了雪人。


“磷。”


“嗯?”


“我在想,要堆一个什么东西。”


南极石摩挲着下巴,似乎很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


“堆你自己啊。”


“嗯?为什么要做这种羞耻的事情?”


“哪里羞耻了啊!”


“嘛,各方面都。”


“那你来挖,我来堆。”


“也好。”


莫名其妙地交换了岗位,当南极石反应过来时,指尖触碰到的那明显与冰雪不同的触感让他停下了动作。


刨开余下的冰雪,眼前那个小生命正在寒风的指挥下轻轻律动。


“这就是……?”


南极石用颤抖的手小心地护住那纤弱而又美丽的花朵。


生命……吗?


“我完成了!”


乱入的磷叶石得意洋洋地展示自己的杰作。


“锵——南极石!”


是的,除了发型不同以外,还是和先前没有任何区别的憨厚可爱的模样。


“还真是有冲击力的复制品啊。”


不得不说,磷叶石的确是一个很会毁气氛的存在。


“话说,你看看这个。”


南极石摊开手,示意磷叶石过来。


“哦哦你找到啦!”


磷叶石兴奋地蹲下,仔细地注视着那幼小的生命。


“虽然不是春天生长的,但终于还是让你看到植物了!啊是没见过的家伙,要不给它取个名字吧!叫做‘小南极’怎么样?对了对了!鸟的叫声是这样哦!”


趁着开心,语速飞快的磷叶石捂着嘴吹起了口哨。


南极石愣住了。


他在磷叶石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渴望老师的夸奖的自己的影子。


同时他也知道了属于磷叶石的特点。


单纯,幼稚,还有……


温暖。


(这就是“朋友”的感觉吗?)


南极石不敢置信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清脆的声响肯定了他内心深处所期待着的那个答案。


那么,你又是怎么想的?


“磷,我问你,对你来说我是怎样的存在?”


“诶?”


“嗯。”


“好突然啊?”


“说吧。”


“唔……”


磷叶石皱眉做思索状。


“有时像半个老师……但更多的是朋友的感觉吧?”


“老师和朋友……吗?”


南极石半蹲着,看向花朵的眼神中充满了好奇和温柔。


而后,伴随着一声轻笑,这份温柔转移到了磷叶石的身上。


一般来说,南极石是不怎么笑的。


都说物以稀为贵。


这也是同理。


微扬的嘴角,透亮的清眸。


它们都默契地透露着主人此时此刻的心情。


“谢谢你。”


“哦……哦……嗯嗯……”


磷叶石难得地不好意思了。


“取名的话,就叫你的名字吧。”


“唔,为什么?”


“你已经创造了‘南极石’了,不是吗?”


南极石笑笑,伸手点点雪人的鼻尖。


“如果它叫你的名字,那我们就能一起在这里守护大家了。而且,它的颜色和你很像。”


……是惹人喜爱而又温暖的颜色。


南极石闭上眼睛,暗自想象着未来,想象着自己不曾触及过的春天,以及除了冬天以外的其他两个季节。


他第一次对未来感到有所期待。


“呐,磷。”


“什么事?”


“来年,还继续组队吗?”


“可以吗?!那当然!”


“嗯,好。”


两人相互击掌。


来年,一定也是一个温暖的冬天吧。


他们满怀憧憬地如此想着。







——————刀子分割线———————


好。


一定会的。


一定会的吧……


对吗?


……


春天终于到了。


浑浑噩噩之中,熬过了一切,失去了双臂和冬巡搭档的磷叶石来到了白之丘。


在春阳之下,属于冬天的花朵已经枯萎,雪人已经融化。


其实,有谁会不知道白雪在春天是会融化的呢。


但是,在南极石真正消失之后,这样的消逝却着实令磷叶石感到心痛。


他将自己头发的一部分埋在了这附近,随即在此处长坐良久。


身体热得厉害。


已经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的合金从眼眶里不断流出。


古代生物的身体功能还真是丰富。


磷叶石抚摸着雪人曾经存在过的那处,湿润的泥土粘在了他的指尖。


无法忘记。


飞散的碎片,微扬的嘴角,抵在唇上的食指,轻声念出的最后的叮咛。


由液态转化而来的南极石,在最后的最后,给予磷叶石的,仍然是若水的温柔。


无法忘记。


“呐……小南极。”


磷叶石将头埋进膝盖里,对着空气哑声诉说着。


“来年……还想和你继续组队啊……”


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能否传达到南极石所在的月球。


明明好不容易成为了朋友……


明明冬天还没有结束……


明明已经拥有了勇气……


但是,为什么……会那么的遥远?


这个冬天已经过了。


花朵已然枯萎,白雪已然消融。


就像磷叶石和南极石一样。


【嘘。】


【为了老师……不会感到寂寞。】


【冬季就……拜托你了。】


自此,凛冬的守护者。








再也不会回来了。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