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普通的文手,对我有所期待的话…你会很困扰的哦。

《一:与你相遇》

 ①是蝶盲。


②按计划应该有四个故事片段,从庄园外到庄园内。


③是糖还是刀,暂且保密。


④我仍然对自己的文笔不自信,允许我说一句文笔拙劣,慎重阅读。


……


时至今日,海伦娜依旧记得与美智子初遇时的场景。


那时,正是春末夏初。


美智子的出现极为突然,不在一个学期的开始,也不在一个学期的结束,她的入学,选在了一个不上不下的时间。


【东洋的留学生,姿色颇佳,举止得体大方,歌声悠扬,舞姿优美。】


这是她刚来到学校时,其他学生对她的评价。


“听说新来的转校生是个大美女哦。”


“嗯嗯,很好呀。”


但对于这些高度评价所指的人,海伦娜并没有什么大的兴趣。之所以会回应,只是想让自己不要显得那么的不合群。


是个美人也好,是个丑人也罢,舞蹈跳得怎么样,这些都是海伦娜无法去评估和欣赏的。


不过,她还是记住了【歌声悠扬】这一点。


毕竟对于盲人所拥有的那个尽是漆黑的世界来说,【声音】和【触感】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得到情报和充实感的来源。


也正因如此,海伦娜并不喜欢嘈杂的人群,比起与人为伴,她更喜欢与书为友。


当周遭的同学向她提到美智子的事时,她的第一反应也只是很单纯的,觉得呆在那个人的身边的话大概每天都会很吵。


海伦娜并不想去接近刚到学校就获得了大量人气的美智子,各种意义上的,并不是针对这个人本身。


但缘分,往往会自作主张的找上门来。


某日的午休时间,一向不需要午睡的海伦娜坐在学校特批给她的个人阅读室内读书。


夹着一支羽毛笔的笔记本,一张自制的枫叶书签,一杯温度适宜的黑咖啡。


只要有它们陪伴,再加上作为主角的书籍,海伦娜可以在任何地方长时间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书页翻动,纸张相互摩擦,带起丝丝书香。不大的阅读室里,满载前人的感情,充盈岁月的味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难以抗拒,她不自觉地跟随着指尖,低声朗读其所到之处。


她是那么的专注,以至于没能注意到不远处那个正盯着她出神的,不忍心打断她的女孩。


“霞か云か ……”


听到这里,美智子终于还是没能忍住,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你在看日本的书籍吗?”


海伦娜猛然抬起头来,指尖恰好抚在文段的最后一个单词上。


【蝶】。


“嗯?啊……是的。这里面有提到日本民谣。我喜欢文段里所描述的,樱花盛开时,蝴蝶纷飞的场景。”


她看上去被吓了一跳,青蓝色的瞳仁因为有些慌乱而四下移动。


“对,对不起……吓到了吧?我有一段时间没听到日语了,刚刚那首是我母亲很喜欢的曲子,不自觉的就……”


美智子尴尬地用食指挠挠脸颊。


(日本人,声音也很好听……她就是美智子吧。)


“你会唱吗?这首民谣……那个,美智子同学?”


海伦娜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先前对是否要接近美智子这件事的态度。


比起那个,她对这首民谣更感兴趣,确切来说,她是在期待这个远道而来的异邦人动人的嗓音能给自己带来属于东洋的清芬。


“诶?”


由于从小到大的经历,美智子早已习惯了诸如此类的请求,不过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这次的请求居然来自一个看上去分外沉稳的外国女孩,


她注视着海伦娜澄澈的眸子,虽然知道对方的世界一片漆黑,可是她似乎觉得自己在其中看到了繁星点点。


刚才她就是因此,才在阅读室前驻足的。


是自己先打扰了人家的休息时间,所以没有拒绝的理由。


更何况她从未想过要去拒绝。


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轻笑着应道。


“乐意之至。”



……



此时,正是春末夏初。


万物早已复苏,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好光景。


传入海伦娜耳内的女声轻柔,宛若一阵清风,拂过世间万物。


从那一刻开始,她的心,不再死水微澜。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