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BG渣渣文手。写过RWBY/小魔女学园相关的。目前准备原创进军古风。你们好呀。

《Beacon幼儿园的日常(一)》

『Now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To the things we loved~♪』

『And the innocence of youth~♪』


八点整,Beacon幼儿园中,稚嫩的童声奏成风格迥异的歌。

『Ruby,拿起纸巾,很好,擦一下嘴。』

『唱的很棒,Weiss。练习过吗?』

『Yang不要捏Blake的耳朵,Blake也不要无视一切睡觉。』

『Pyrrha帮Jaune找一下他的熊宝宝好吗?』

『Nora,再上一节课就可以吃午餐了,可以坚持吗?可以?很好,松开Ren坐好,他快被咬晕了。』

副园长兼音乐老师的Glynda环顾四周,认真地清点完学生出勤状况后,匆匆赶往下一个班级。

这里是Beacon幼儿园,以随性自由而高效的教育闻名。

顺带一提,在这里,人们一般分不清园长和副园长。理由是他们记得副园长的兢兢业业和一丝不苟,而对于园长,人们大多只记得他的马克杯和里面的黑咖啡。

Beacon幼儿园分为小中大三个年级,每个班有八人,以四人为一个小队,玩游戏和做一些活动时以小队为单位进行。

【RWBY/JNPR】是中班里唯一一个混龄班,因为就在昨天这个五岁孩子的小集体中加入了一个三岁的小朋友Ruby.Rose。

『好了孩子们,上课!大家上来拿蜡笔准备画画。』

美术老师Peter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讲台上,拍了拍手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

孩子们纷纷听话地在讲台前排成一列。

除了某个也许放浪不羁(天然懵逼)的小朋友。

『啊。』

Ruby坐在小板凳上,她拉了一下自己的衬衣,接着戳了戳上面的图案。

『Ruby!我们要上去拿蜡笔!我们要画画!』

Yang很快发现了掉队的妹妹,她赶紧跑到Ruby旁边,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脸上带着无奈的笑。

『Yang!花花!』

Ruby很高兴地指了指衣服上的玫瑰图案。

『不是花花!是画画!』

认真地纠正妹妹的错误,Yang牵着Ruby的手回到蜡笔大队里,好在没有人抱怨她插队。

结果Ruby一个没站稳,【啪】地一屁股坐在了排在后面的Weiss脚上。

『嘿!你不该——这是你妹妹吗Yang?噢她可真可爱。』

Weiss轻轻捏了捏Ruby软乎乎的脸,险些爆出来的愤怒烟消云散。

Ruby刚入学时Weiss因为生病两人没能见到面,现在看来第一印象是好的。这也让Yang悄悄松了口气。

『对啊,但你最好不要老是拿她来玩,如果她喜欢上你就麻烦了。』

『麻烦?』

『对,会非常非常恐怖哦!』

Yang神秘兮兮地做了个鬼脸。

『拿好你们的蜡笔小家伙们。』

Peter在最不合适的时候打断了两个女孩的对话。

Weiss捧着蜡笔盒找到一个地方坐下,脑中一直惦记着刚刚Yang口中的【恐怖】。

这时,有人捏住了她的衣袖。

『Weiss,花花!』

Ruby抱着蜡笔盒露出一个笑容。

『你是说…你想画花花?』

很显然Weiss理解错了。

『嗯!花花!』

很显然Ruby也理解错了。

『想要一起吗?』

『嗯!』

『来,坐这里。』

Weiss给Ruby腾出一个地方,两个明明完全没有理解对方意思的小朋友相处得一派和谐。

『啊——』

『Ruby?蜡笔不能吃!!!!』

一派和谐。

『……』

Blake提笔凝神,专心致志,特别认真。

…乍一看是这样。

『哇Blake你画得好棒!!!』

Yang突然从旁边冒出来,与生俱来的大嗓门一开口就像在耳边引爆了一颗炸弹。

Blake不悦地摸摸鼻头,她被吵醒了。

『Yang。我还没开始画。』

『呐呐呐Blake我们一起画吧!!!』

『不要。』

Blake有些烦躁地晃了晃手中什么都没画的画纸,果断一口回绝,希望以此达到让Yang安静的目的。

然而,这招对Yang并不管用。

『呐呐呐一起画嘛!!!』

『不要。』

『呐呐呐一起画嘛!!!』

『……』

Blake懒得回答了,反正说了Yang也不会听的。

(困。)

她托着头,一个鼻涕泡缓缓冒出来。

【啪!】

Yang很干脆地戳爆了Blake的睡意。

『你…』

Blake死死的盯着Yang,发出愤怒的低吼。

『Ren——我饿了!』

Nora挥舞着手中的蜡笔,不安分地到处滚来滚去。

『Nora,安静。』

Ren专心致志地对着面前的画纸,然后开始练字(?)。

『……』

Nora闭上了嘴。

『?!』

Ren感到手臂一沉,扭过头刚好对上Nora饱含深情的视线。

『我饿了。』

Nora扯着Ren的袖子,语重心长地重复。

『唉…』

Ren叹了口气,抬头瞅了瞅Peter的活动状况。

『孩子们,你们要知道,我年轻时blablabla…』

很好。

Ren悄悄点头。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Nora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

『唔唔唔~』

Nora一边发着古怪的咀嚼声一边给Ren比了一个♡。

『呼。』

Ren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认真上课了。

但,一块巧克力,对Nora来说怎么可能够呢?它只会成为开启下一个阶段的导火索罢了。

Nora舔舔嘴唇,两眼放光。

『你确定你放在这里了?』

无视周遭逐渐升级的吵闹声,Pyrrha牵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Jaune的手,翻箱倒柜,爬上爬下。

『嗯…我不知道…Nora刚才和Ren玩的时候不小心把它打飞了…』

Jaune眼中蓄满了泪,那个熊宝宝可是妈妈亲手做给他的。

『没事,我们会找到的。』

Pyrrha用手帕小心地擦着Jaune的脸,温柔的语气多少让这个男孩平静了下来。

『嗯…』

Jaune擦了擦眼睛。

『我想我们可以在熊宝宝的肚子里放一个磁铁。』

『磁铁?让熊宝宝吃下去吗?』

Jaune一脸疑惑地看着Pyrrha从口袋里拿出来的黑色小方块。

『这个就是磁铁,两个磁铁可以互相吸引,这样以后找熊宝宝就很方便啦。磁铁还可以吸住其它的…感觉就像美国队长手上那个!』

『嗯嗯。』

Pyrrha越说越激动,Jaune静静地听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Pyrrha既然那么高兴,Jaune自然也就高兴了。

『呃…对不起,太激动了。我们继续找吧。』

Pyrrha回过神来,吐吐舌头,差点失态了。

『嗯,Pyrrha,谢谢你。』

Jaune偷偷握紧Pyrrha的手。

『嗯…』

Peter将全班小朋友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奋力抢下Ruby口中蜡笔的Weiss。

你一拳我一拳互殴的Yang和Blake。

把Ren的手当做蛋糕啃咬的Nora和脸色苍白的Ren。

把整个班级翻得底朝天的Pyrrha和Jaune。

『吼吼吼…真是一群有活力的孩子。』

捋了捋翘起的小胡子,Peter由衷感叹。

『今天天气真好。』

【作者扯淡:深夜发文…其实我只是单纯觉得大家小时候一定很可爱。如果想问Glynda为什么是音乐老师的话,我只能告诉你——(抱歉我把她手上那个想像成了指挥棒…)。好了,晚安_(:з」∠)_。】

评论(1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