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BG渣渣文手。写过RWBY/小魔女学园相关的。目前准备原创进军古风。你们好呀。

【RW】约定

『今天我赖定你了,工作完立刻和我回来。我们约好了!』

难得早起的Ruby一脸的认真。

『哈啊…什么事啊?』

Weiss打了个呵欠,懒懒地答。

『秘密!』

『哦。』

后来逐步清醒的Weiss才渐渐察觉到Ruby的异常。

起得很早暂且不提,重点是粘人,很粘人,异常的粘人。几乎Weiss走到哪都会屁颠屁颠地跟过去。

起初Weiss觉得没什么,因为是Ruby嘛。

然而。

『Weiss——开门!』

『Ruby.Rose我问你我能在厕所里做什么?!』

嗯,情节恶劣。

如果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也只会得到一个大大的笑容和两个字。

『秘密!』

简直令人崩溃。

于是在吃过早饭后Weiss决定用Semblance率先跑路。

【咚——咚——】

七点整。

城镇里古老的钟楼发出沉闷而又带着历史感的钟声,平静地敲醒人们昏昏沉沉的大脑。

『哈啊…』

Weiss的助理刚刚用电子卡打开公司的大门,一道白光便降落在了公司附近,卷起一阵狂风。她揉了揉被沙子弄模糊的眼睛,只见拿着公文包的上司Weiss.Schnee正站在眼前,满脸的心虚和慌张。

『Boss。Rose小姐。今天两位都来得很早呢。』

助理抬手看了看时间,发现这位年轻的总裁今天很难得地没有按照平常的时间计划来行动,她讶异的同时也在担心今天的工作量是不是很大。

『转换一下心情罢了…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Weiss理了理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刘海,象征性应了一句,接着手指猛地僵住了。

(她刚刚…是不是…提到了…那货…)

她的眼睛捕捉到了空中残存的玫瑰花瓣。

出现了玫瑰花瓣…还用猜是谁吗?

心不甘情不愿地慢慢回过头去,此时穿好了外出服装的Ruby正非常兴奋地拉着助理的手说着什么,零星的词语拼成的句子的大致意思是【哎呀我家Weiss承蒙照顾了您受苦了】。

『…你是老婆婆吗?』

Weiss冲Ruby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翻完后觉得有点想吐。

『Boss,今天的行程安排是这些。我建议您回办公室再看。』

见Weiss要上楼,和Ruby谈完的助理连忙跟上去,熟练地递上一沓文件。

『嗯,好。』

Weiss点点头,同时看了看不远处与一群狗玩成一团,引发路人频频侧目的Ruby,摇摇头无奈地笑了。

『你等她玩够了再带她去我办公室,我先上去看文件。』

『是。』


独自一人呆在空荡荡的电梯内,Weiss皱眉深思。

忘了什么,自己肯定是忘了什么。

应该记住的,却又不想记住。

『也罢。』

既然能忘记,那就说明并不重要。

如此想着,她也就释然了。简约却舒心的办公室内,点播的轻音乐与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拼凑成了一首不错的曲子。

【叮咚——】

系统的提示音吸引了Weiss的注意力。

『Yang?』

打开手机,发现Yang发了一条推特,题目是《世纪之战》,下面附着一张她对着镜头比【V】的照片,仔细看就能发现在她旁边有一大群狗齐刷刷地抬头坐着。Blake蹲在狗狗大军上方的房梁上,脸色铁青。Ruby挥着手似乎在劝Blake下来。

『噗…』

Weiss不由笑出了声,憋笑给Yang打了个电话,以工资为要挟平定了这场世纪之战。

【我感受到了来自资产阶级的淫威…】

【然而你屈服了。】

一黄一黑一如既往地一边互相吐槽一边拿了工作报告离开,偌大的办公室内也一如既往地剩下了红白二人。

『Weiss,你要喝咖啡吗?』

『嗯倒了。』

『浇花了吗?』

『浇了。』

『需要帮忙吗?』

『你呆着别动就好。』

『这里的书能看吗?』

『之后记得放回去。』

『可以玩游戏吗?』

『声音不要太大。』

『来对战吗?』

『Ruby…我在工作。』

简短而又敷衍的回答,却不会让人感到讨厌,这大概就是恋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吧。

Ruby浅笑,接着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Weiss后面,凑近耳朵,轻轻吹了口气。

『啊!!!!!!!!』

Weiss尖叫一声,触电一般地脱离了座椅,抓过手中的钢笔摆出战斗姿势。

『那里有只小虫子。』

Ruby一脸的无辜。

『Ruby.Rose…你这——』

Weiss耳朵通红,正要发作时,门外的助理不合时宜地敲了敲门。

『Boss,约好的合伙人来了。』

『嗯。知道了。』

Ruby偏头观察Weiss的神情,只见她脸上的羞愤荡然无存,转而换上了让人不得不收起玩心的严肃认真。

『Schnee小姐,感谢您对本公司的支持…』

『您多礼了,该感谢的是我…』

Weiss微笑着应答,口气亲切而不失礼貌。

不愧是Schnee家族的继承人。

Ruby吐吐舌头,识时务地退到一边,又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凑上前捉住了Weiss的发梢。

『我想这个项目…咳咳…Ruby!我在工作(小声)!』

Weiss压低声音怒吼。

『不要,每次你开完会【嗖】的一下就跑了!今天你和我约好了的(小声)!』

『你…算了(小声)…啊抱歉,我们继续。』

Weiss脸上依旧挂着笑,将垂下的发丝捊到耳后,轻声叹息,用力捏了捏Ruby的手指,似在发泄。

『嘶…』

Ruby倒抽了一口凉气。

两人就这样顶着不同的压力撑到了下班。

Ruby不知道何时跑掉了,Yang开车载着Blake,顺便接了独自一人的Weiss。

整个过程Weiss一直处于闷闷不乐的状态。直到她跳下车时,Yang和Blake给她塞了一个袋子。

『这是什么?』

Weiss歪了歪头。

『生日礼物。生日快乐Weiss!』

两人笑得灿烂。

『生日…我?今天是我的生日?』

Weiss感动的同时有些吃惊,毕竟Schnee家族的教育始终是将庆生这种事当做【浪费时间的无聊把戏】的,再加上幼年家族遭到的种种袭击,这两者直接导致了Weiss对过生日并不重视,甚至可以说是没印象。

『谢谢…不过你们是怎么…?』

『Ruby告诉我们的,两周前。她说上次她过生日时你和她约定过了,必须允许她为你庆生。』

Yang指指还未打开的房门。

『以她的性格,忍两周不表现出来可是酷刑。』

Blake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的语气似在暗示着什么。

『嗯,我知道了。不早了,你们回去小心点。』

Weiss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嗯,我们也不打算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我们走吧,Yang。』

『嗯,再见Weiss,祝你愉快!』

『……』

目送两个友人离开后,Weiss打开门,努力抑住不自觉上扬的嘴角,让自己显得自然些。

『Ruby,我回——』

『Weiss!欢迎回来!』

Ruby猛地从厨房里冲出来,怀中满满的白玫瑰与被烟熏黑的脸形成鲜明对比。

『Weiss你看!我特意去买的!晚餐我还在做…但是你知道的…我除了做甜点较好以外都…你饿了吗?』

Weiss盯着灰头土脸的Ruby愣了愣,鼻子一酸,几颗晶莹的泪水滑落。

『Weiss?!你怎么了?!你不喜欢白玫瑰对吗?我也知道你喜欢红玫瑰的…可是,可是我去晚了…你不要哭…好不好?』

Ruby慌张得几乎快要哭出来,银色的眸子一闪一闪。

Weiss抓过Ruby怀中的白玫瑰随意地一丢,捉住Ruby的手,将她紧紧地将抱在怀里,不停地摇头。

『呃…Weiss…?』

Ruby有些纳闷。

『不用了…我的确喜欢红玫瑰…但…』

Weiss抬眸微笑着,手指在Ruby鼻头上轻轻点了点。

『我喜欢的红玫瑰,不是你吗?Ruby。』

『诶?我…』

乘着Ruby发愣的空档,Weiss的吻如蜻蜓点水般落在了她的唇上。

冰凉的触感,淡淡的清香。

『我已经履行了约定…那么,我们可以试试你的料理吗?』

『可,可以…』

Ruby脸上泛着红晕。

『你是不是有什么还没对我说?』

Weiss捡起白玫瑰,放在鼻尖嗅了嗅,看着Ruby笑了。

『啊…对了!』

【生日快乐!Weiss!我永远爱你!】

【嗯!我永远爱你,Ruby。】

[PS:给友人的生日贺文,愿你们都有那么几个能打心底对你说“生日快乐的人!”]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