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BG渣渣文手。写过RWBY/小魔女学园相关的。目前准备原创进军古风。你们好呀。

《(RN)相遇,共生,失去,复得》

【#1初次相遇】

太阳西沉,夜色弥漫。

淅淅沥沥的雨慢慢地下着,将世间万物覆上一层朦胧。

空荡荡的街道,惨叫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戴帽子的橙发绅士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昏暗的小巷子里,三具男人的尸体叠罗汉般堆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一个少女坐在尸体堆上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刀刃上还未凝固的血滴落在她凌乱而又破旧的白衬衫上,绽开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你干的?』

察觉到人的气息,少女轻轻甩了甩被雨水打湿的奇特的异色头发,她冷静地托着头俯视这个奇怪的不速之客,棕色的双眸中看不到任何感情波动。

然后,她点了点头。

『这还真是...杰作啊。』

橙发绅士不由赞叹道。

少女的面容虽然精致,但还是能看出几分稚嫩,小小年纪便能做到如此地步,若是好好培养,日后必定是一个优秀战力。

『女士。愿意和我一起走吗?如果你无处可去。』

摘下帽子鞠了一躬,伸出的手渴望得到最棒的答复。

『......』

良久的沉默后。

手掌上有些冰冷的触感让他的内心一阵狂喜。

『Roman.Torchwick。』

『...Neo。』

那是他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

那是他与她非比寻常的初次相遇。

【#2有你在的生活】

《抽烟禁止》

『呼——』

『......(盯)』

『?_?』

『......(盯)』

『......-_-|||』

『......(盯)』

『啊啊知道了!!!!』

Roman无可奈何地掐灭手中的烟。

Neo一脸从容地收起正准备剪断昂贵雪茄的剪刀。

《只与你分享》

Neo偶尔会跑出去外面喂流浪猫,把自己的一半食物送给那堆毛绒绒的小家伙是她的一大乐趣。

Neo最喜欢三色冰淇淋,只有这个她是不会让给别人的。但猫咪们明显也对这甜香的气味很感兴趣,于是她将冰淇淋藏在身后,眯起眼睛,眼神中带着誓死不从的怒火。

『Neo,我回来——唔。』

Roman推开房门,未说完的话被香甜的冰淇淋牢牢堵在嘴里。

『♪~』

Neo舔着勺子笑了。

《礼物》

Roman送了Neo一把精致的太阳伞。

Neo将它制成武器随身携带,无论下雨还是日晒都带着快乐打开。

Neo为Roman亲手制作了一顶帽子。

『嘿!别动我的帽子。』

从此这句话变成了Roman的口头禅。

《你唱的歌》

『&@#♪~』

『......』

(虽然很少说话,但声音绝对是不赖的...为什么唱歌就这么惨呢?)

Roman捂着头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看了看兴致勃勃的Neo,最终还是打消了堵住耳朵的冲动。

...

【有你在的生活,虽然少了一点点自由,却换来了大大的快乐。】

【#3你消失的日子】

《从未放弃》

〔寻人中心〕

『请问这次还是登上他的信息吗?』

工作人员指着照片上的橙发男人问道。

〔医院〕

『抱歉女士,这个人没有在这里接受治疗。』

〔停尸房〕

『爷爷,那个女孩又来了。她刚刚看完名单,到底为什么每天都来?』

『安静,杰克。她值得尊敬。』

『为什么?』

『她已经坚持每天到这里来整整一年了。』

即使对方生死不明,也从未放弃过寻找。这是对所爱之人绝对的珍视与尊重。

『Neo小姐。』

老人叫住准备离开的女孩。

『您还没放弃吗?』

『......』

女孩苦笑着摇摇头,微微鞠躬,撑起心爱的阳伞怆然离开。

会找到你的...无论生死。

永不放弃。

《习惯》

Neo不懂。

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去习惯了呢?

点燃一支香烟,曾经不是很喜欢的烟草味道如今却成了唯一能触及到的思念。

真是讽刺。

伴随着呼出的呛人的白烟,眼眶随之发烫。

《一个人的游戏》

Neo在超市买了一个橙子。

用油性笔在上面用力地画着,虽不算好看却也有那个人的几分神韵。

【Roman】

悄悄地在上面写上名字,挥着手加速颜色的风干。

拿出一个桃子,画上自己的面容,将它们摆在一起。

『..Roman和Neo。』

Neo小声说着,扯出一个笑容。

一个人的快乐的游戏时光。

...

【女孩木讷地独自待在空荡荡的屋子里。】

【#4 ____Ending.】

『......』

微微喘息,Neo拄着木棍,一瘸一拐地拖动着因扭伤而肿痛的左脚。

【我两天前好像在森林里看过这个人。他浑身都破破烂烂的。】

在这条她登录了寻人启事后得到的简讯的指引下,Neo来到了这里。

没吃没喝地寻了一天,终究是一无所获,甚至还误入了戮兽群。

但由于训练有素,Neo在Aura耗尽前总算还是杀出了一条血路。最终结果不过是在没有Aura的保护下扭伤左脚,皮肤被树枝划破了几道口子而已。

其实,Neo也并不清楚这条简讯的真实性,对于恶作剧般的回复Neo已是见怪不怪。但她每次都会听话地出发去寻找,以至于把自己弄得满身疮痍。

...只为了,抓住那一丝转瞬即逝的,小小的希望。

暮色渐起,夜晚的森林,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凉意。

Neo在一棵临近小溪的树下坐下,舀起冰凉的溪水【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拭去沿着下巴滑下的水滴,仰头。

深邃而又空洞的夜空之中,视野中的一颗小星星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Neo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这颗宝石一般握紧拳头,然后放下。

(孤独的...星星。)

到底像什么呢?

愈发沉重的眼皮,是疲惫的身体发出最后的警告。

【不行...不能睡...】

【还没...找到...他...】

在陷入梦境之前。

带着不甘的泪水无力地滴落。

......

【喀——】

树枝被折断的声音在寂静的森林里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平时的Neo肯定能立刻反应过来并起身察看状况,但麻烦的是,今天的她做不到,她太累了。

【Gaaaaaaaaa...】

低沉的吼叫声,血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昏睡的少女。

那是一只歌利亚巨象,有思维的戮兽。

【这个人类没有同伴。】

【攻击的话也不会引发麻烦。】

甩着长长的鼻子,它已经意识到了面前的女孩现在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接近,举起巨大的蹄子。

【砰!】

子弹射入地面,燃起火炎。

歌利亚巨象警惕地盯着攻击者,缓慢地后退着,最终消失在暮色中。

『哈啊...全部身家啊...』

那人惋惜地叹了口气,帅气地将拐杖旋转一圈,收起。

『那么...得快点离开这——等等,这样还没醒啊?』

俯下身体,轻捏女孩的鼻子,小声说。

『别装睡,该起床了,我的睡美人。』

『......』

Neo慢慢睁开双眼,棕色的眼睛渐渐覆上一层水汽,嘴唇颤抖着,喉咙挤不出任何声音。

Roman抖了抖带着补丁的宽大衣服,从袖子中滑出的手臂上缠满了绷带。他盯着呆愣住的Neo,尴尬地撇撇嘴。

『别愣着不动啊。这一年我在被别人救治后一直很努力地在坚持活着的。虽然我承认作为一个绅士我是穿得有些...邋遢。但也没办——』

无视疼痛的左脚,Neo站起来紧紧地抱住了这个让自己等了整整一年的【已死之人】。

将脸埋在Roman的脖子里,Neo感受着属于对方的温度。

...你还活着。

『...让你久等了。』

Roman抱起Neo,为她拭去脸颊上残存的泪。

『回家吧。Neo。』

Neo用力地点点头,握上那结满厚茧的手。

至此,Neopolitan,不再独自前行。

【Good Ending.】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