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BG渣渣文手。写过RWBY/小魔女学园相关的。目前准备原创进军古风。你们好呀。

【RW】《Candy house》

从窗缝溜入房内的细碎阳光,落在银发的甜点师修长白皙的手指上。


洋溢着历史气息的古朴咖啡壶内的咖啡在火力作用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银发女孩用手背擦了擦眼角,抬头斜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洗去手上的面粉,在心里默默倒数。


一。


二。


三。


【嘭!】


一切都像是早就约好了一样。


门上悬挂着的写有【Candy house】字样的招牌猛地一抖。


钟声响了,烤箱开了,香味飘了,女孩来了。


『午好Ruby。希望你下次能对我的店门温柔一点。』


Weiss动作娴熟地将蛋糕拿出烤箱,头也不回地叫出了来者的名字。


虽然Weiss并不怎么喜欢这个由好友为自己准备的少女心满溢的店名,但既然接受了总该还是得好好负责并爱惜的。


『哟!Weiss!』


Ruby斜挎着书包,一如既往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把不知名口味的糖果,笑吟吟地就往Weiss放在沙发上的衣服里塞。


『别乱塞东西……真是的。』


Weiss嘴上抱怨着,却一点都没有要去阻止的意思。


『话说回来,今天怎么没客人?』


Ruby解下书包挂在架子上,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店内与平日的座无虚席形成鲜明对比。


『答案很简单,今天是双休日,我们不用工作。』


Weiss给Ruby端了杯热红茶,略长的银色刘海半遮半掩下狭长的天蓝色眸中带着些许无奈。


翻腾着涌起的热气在眼前覆上一层水雾,鼻间满溢的红茶香气舒心定神。


『嗯?可我早上在学校上了四节课的。』


Ruby一边盯着杯中翩翩漫舞的茶叶,一边懒懒的问道。


『今天教你的老师是不是秃顶,戴眼镜,笑容和蔼,总是“嚯嚯”笑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Ruby明显有些吃惊。


『我毕竟也在那个学校念过书,那是你们学校后门的门卫。』


Weiss忍住了险些脱口而出的【你们大爷】。


『不会吧?!可他教得不错啊?』


『他的学历本来就蛮高的,退休闲得没事做所以来当个门卫。你没发现校长对他都毕恭毕敬的吗?至于为什么要教你……估计是觉得双休日还有一个傻里傻——』


『停停停打住!』


Ruby抬手捂住Weiss的嘴,前者一脸委屈一脸羞愤,后者则是一副奸计得逞的自豪模样。


『好好好,不闹了。』


Weiss挣脱开来,抬手揉了揉Ruby触感顺滑的黑色短发,将装蛋糕的餐盘往推前了些。


『送你个蛋糕,不过这是不能吃的装饰品。』


『……』


『……开个玩笑。』


巧克力蛋糕淡黑色的身体别样的诱人,完美主义者Weiss在蛋糕上一边撒着糖霜,一边用眼神恶狠狠地示意Ruby【等我弄完你再吃】。


『行了。吃吧。』


『嗯!』


Ruby一见到甜食就忘了一切,拿着叉子双眼放光的样子倒也是符合她的年龄。


(像个孩子一样……不对……哈士奇?柯基?萨摩耶?博美?话说为什么我想到的都不是人?)


Weiss正思索着,Ruby吃着东西口齿不清的嘟囔声便传入了耳朵。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既然不用开店Weiss你为什么还要跑过来烤蛋糕)?』


『……吃你的去吧!!!』


『唔(痛)!!!』


毫不客气的一个脑嘣,无视Ruby通红的额头和泛起些微水汽的眼眸,Weiss在【泡红茶】这个小事情上全力发泻着她的羞涩难堪。


(等等我为什么要不好意思?)


鲜有的不爽,都是因为这个甜食笨蛋。


Ruby.Rose,二十一岁的女大学生兼在Weiss这里打工了两年的服务员,甜食控,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颇有几分帅气。


性格总结,烦人,很烦人。


结束。


来自Weiss店长的敷衍概括。


『唔嗯……』


Ruby叼着勺子,视线牢牢钉在那白黑色的身影上。


Weiss的衣袖卷起,露出纤细手腕,黑色马甲包裹着白色衬衫,银发高高束起,撇开刘海不提,这打扮给人一种极为干练的感觉,不像是甜品店的老板,倒有几分像是职场达人,也有几分像是俱乐部里的公关。


而在Ruby眼里,Weiss就像一颗裹在糖霜里的牛奶糖,外表如冰晶般的糖霜,带着些微凉意,而内部却隐藏着如牛奶般干净而细致入微的温柔。


这份反差使然下,Ruby不由得想要去品尝,舔舐,独占那份能满溢于口腔的甜蜜。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有这个意思。


但Ruby仔细想了下,这两年来自己几乎每天都在换着花样向Weiss示爱,可对方的回应却极为滞慢,模糊,甚至还有点像是在无奈的敷衍。


Weiss真的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吗?


这么久以来,自己真的还有勇气吗?


Ruby摇摇头,给自己鼓劲。


(别想太多Ruby.Rose!加油!这回认认真真的……)


『Weiss!』


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唤,Weiss不经意转身,看到Ruby那张笑得满面春风的可爱面容,心里顿时泛起一阵恶寒。


(这小妮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干什么?』


『陪我玩这个!』


定睛一看,Ruby正捏着一支在柜台上拿的Pocky。


『不要。』


果断拒绝。自己的第六感的确很准。


『玩一下嘛,呐,别怕啊Weiss,求你啦店——长——Ice ——cream——』


Ruby看Weiss依旧立场坚定,最后干脆耍起了赖皮。


『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我还要关了通讯设备假装失踪!』


Ruby知道Weiss就算怒了,也不会真的生气的。


大概。


Weiss听到这句话,嘴角猛地抽了一下。


本来Weiss是有打算回Ruby一句【那你别走了,我先回家】的,但仔细想了下,如果Ruby真的关了通讯设备,她那视妹如命的姐姐不知道会怎样砸场子。


『唉。』


认命地叹了一声,Weiss顺从地咬住Pocky的另一头,抱着随便玩玩反正最后率先折断就好了的心态开始了这场无声的游戏。


但她怎么会料到与Ruby的距离会缩短得那么的快。


不到二十秒,银色的眸子便已近在咫尺,Weiss甚至可以嗅到Ruby身上淡淡的玫瑰香气。


Weiss顿时惊了,赶紧用力将暂且还归自己掌握的Pocky残块从中折断,抬手想将余下的饼干推入口中吃掉。


结局却不如她愿。


措不及防的,一切发生了。


两人唇上与舌尖彼此相触时软软的触感勾起灼热的温度。


Pocky game的输赢,已经无所谓了。


Ruby一手轻抬Weiss的下巴,一手撩开Weiss额前的刘海。


她可以清楚的听到Weiss的心跳声,清楚地看到Weiss宝石般的眼眸。


一吻终了,Weiss只是将手搭在Ruby的肩上,靠着厨房低着头喘息,除此之外不发一语,也看不到什么表情,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站着不动。


『Wei,Weiss?那个……我只是……就……』


Ruby的心慌极了,她最害怕Weiss不说话,即使Weiss生气了,给了她一巴掌什么的,也比现在这样凝固着不说话的尴尬状况好得多。


『……在外面等我。关店。』


Weiss松开手,背过身去收拾餐具。


『哦……好。』


Ruby迟疑了一阵,点点头,也没说什么,乖乖出去了。


『呼……』


Weiss这才抬起头,手指不可置信地抚过嘴唇,身体内部不断涌起的滚热火烧般炙烤着她的身心。


拿起镜子看了看自己,脸红得厉害。


(怎么办怎么办什么情况她为什么要吻我喂喂那应该是情侣间的深吻吧搞什么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要怎么回应她原来这么开放吗连告白都没有就直接不对不对我在想些什么????)


Weiss一遍又一遍地清洗着早已干净得可以反光且几乎要碎裂的盘子,头脑风暴从未停止。


于是她开始思考和总结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首先,Ruby一直很黏我。然后这两年来没有停歇的黏人到我都觉得烦。)


(其次,发生了刚刚的那种事我也不觉得讨厌,再加上和那个笨蛋一起还蛮开心的……所以……)


总结结束,得知真相的Weiss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难道我喜欢Ruby.Rose?!】


一声不可置信的怒吼,门口乖乖候着的Ruby着实被吓了一跳,她探头想去看看,又担心再惹毛Weiss,于是只能缩回头郁闷地发呆。


Ruby总觉得自己不可能活着回去了,抬手在胸前画了无数个十字,偏头正对上Weiss微眯的天蓝色眼眸。


以及,泛红的精致面容。


(诶诶诶她脸红了怎么回事儿是害羞吗还是气急败坏?我是要死了还是?)


『……走吧。』


Weiss撇撇嘴,喉咙里冒出一声轻哼。


『是!』


Ruby战战兢兢地跟在Weiss后头,不敢出一声,生怕这个大美女勃然大怒。


……


『妈妈这个短发的姐姐顺拐了耶。』


『嘘!没礼貌!』


……


尴尬延续到Ruby执意送Weiss到家。


虽说两人的家距离不远,五分钟就能见面的距离。


『明天见。』


『明天见……』


Weiss点点头,关了门。


Ruby靠在门外,心烦意乱。


不但没拿到想要的回答,反而还让两人之间的距离远了那么多。


(我太急了吗……笨蛋!)


【嗡——】


手机的震动吓了Ruby一跳。


『谁啊没看人心情不——』


话还没说完,屏幕上的信息内容让Ruby愣住了。


Weiss发了一张手机联系人截图。


Ruby清楚地看到本该属于【Ruby.Rose】这个联系人的备注被改为了三个字。


【小流氓】。


而属于【我】,也就是Weiss本人的备注却被改成了一个问号。


『噗……』


Ruby被这新颖变扭的问话方法逗乐了,心里也清楚这拐弯抹角的信息想表达的意思,于是赶紧趁着势头开始给屋内的人回复。


……


【叮——】


Weiss看着手机屏幕,嘴角挂着复杂的笑。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Ruby发来的信息内容和Weiss大致一样,只不过Weiss的备注被改成【小流氓宝宝】。


过了半分钟,似乎是觉得不妥,Ruby又发了一张过来,不过这回Weiss的备注被改成了【小流氓女友】。


『加个“的”啊笨蛋!不对……我为什么要……』


Weiss苦笑着,披了一件披肩,想出去找Ruby,却不料正好把倚在门上的Ruby撞了个老远。


二人四目相对。


Weiss瞥见Ruby头上粘着一团蒲公英。


『噗……』


『你笑什么?!』


『抱歉抱歉……』


Weiss笑得花枝乱颤,好长时间才缓过神,踮起脚尖替Ruby整理衣服和头发,眼神中带着之前所没有的,别样的温柔和从容。


『为什么不回去?呆在人家门口干什么?当流氓吗?我可报警了啊。』


『你不会的。我喜欢Weiss你,你忍心我蹲监狱吗?那你可就没人喜欢了。』


Ruby水汪汪的眼睛盯着Weiss,乖巧得如同一只幼犬。


『小家伙还真敢说,我可是有不少追求者的。不过……』


互相喜欢。符合这一点的,也只有一个人。


『不过?』


『自己想去吧,出言不逊的臭小鬼。』


『啊过分!!!小气!!!』


Weiss吐吐舌头,哼着歌,走了两步,又回头盯着Ruby,思索了下。


『怎么了?』


『噗......』


『喂!!!!』


『快点回家去,晚了。』


『诶诶你不让我过夜啊?』


『你这厚脸皮和谁学的?』


『Yang!』


『唉。』


Weiss揉了揉眉心。


『不行,你给我回家去。』


『不等等!!!!!!!!!!』


Weiss无视Ruby的哀嚎关上了房门。


『Weiss小气鬼!笨蛋!面瘫!白毛!』


(这死小孩......)


Weiss心里那个气的呀,挑眉随手在衣兜摸了摸,一愣,再摊开手,一簇

棕色包装的糖果在手心绽开。


咖啡味的糖果?


撕开包装,扔进嘴里,咖啡淡淡的苦涩混杂着牛奶的醇厚在舌尖泛起一阵甘甜。


Weiss忆起之前,一向钟情草莓及牛奶的Ruby带给自己的东西总是这两种选择,以至于Weiss看到Ruby时都会下意识地觉得唇齿间有阵阵腻死人不偿命的味道。


(终于学乖了啊。)


嘴角不由泛起淡淡涟漪。


欣慰地推开门,抑制脸上的笑意。


『喂Ruby。』


『嗯.....啊亲爱的你来找我啦!!!你果然是爱我的吗!!!』


『快,快点进来!别废话!』


『嗷呜(收到)!』


房门轻轻掩上,属于甜点师的宅邸,无论哪里似乎都有股醇香飘过鼻间。


而至于后来今夜所发生的事情及其结果什么的,那就是后话了。 


【End.】



【作者留言:这是把之前的存稿润色后的成品。一直以来发生了一大堆的事,很久都没什么真正意义上写甜文的状态了,自我觉得写甜和写文的能力的确在一次次下降(甚至都觉得快枯竭了)。废话不多说了,总之谢谢你能读到最后,如果有人喜欢,我大概还会继续写的,哪怕读者只有一人(若是只有一人就专门为这个可爱的小公举服务啦哈哈哈,爱你们x)。以及本人并没有看RWBY.V4,所以剧情怎么样和我的文及我的设定都无关,我们不管那些琐碎的,只要自己和笔下的角色开心就好。最后希望大家注意安全,注意身体,祝你们健康。】

评论(2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