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寄余生

普通的文手,对我有所期待的话…你会很困扰的哦。

《特别的权力》

【当我给予你这些特别的权力时,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早就不同他人了。】


CP是蝶盲,微园医(好像也不“微”)。

幼儿文笔。

不嫌弃的话,正文开始。


……



不爽。

红蝶望着阴暗的天空,瞥了一眼正在自己的裙边转圈圈的园丁艾玛.伍兹,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如同天空一般阴沉了。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没打算抬起藏在纸扇中的短刀。

忍耐,再忍耐。

为了逃脱这样莫名其妙的困境,作为监管者的她甚至做出了向前迈出好几步,躲到角落里,只求逃避这个求生者的举动。

只可惜后者依旧不领情。

“妾身想说啊……”

无奈之下,红蝶轻叹一声,用刀柄【啪】地打在艾玛的头顶上。

意识到自己调皮过头了的小园丁面如死灰地僵在了原地。

“烦人的园丁小姐,你能否跟上大部队的节奏,快点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呢?”

“诶?你不攻击我吗?”

虽然在心里舒了一口气,但艾玛不可能不感到疑惑。

“今天不适合。”

红蝶无意再谈。

“先行告退。”

她行了一礼,在别过头准备离开的一刹那,眉眼间闪过一丝略带欣喜的情绪。

“这哪有适不适——”

艾玛顺着红蝶的视线看过去,在看见来者的同时识趣地闭上了本准备吐槽的嘴。

“哈啊……哈啊……”

来人一路小跑,头上的蓝色的针织帽与鼻梁上的眼镜在奔跑的过程中一颤一颤的,手中的盲杖时不时叩在地上,发出好几声闷响。

“美,美智子小姐……我……”

“等一下。”

红蝶俯身轻轻扶住海伦娜的肩膀,微微一笑。

“先喘口气,不着急。”

一旁的艾玛心想这人怎么突然这么温柔了。

正纳闷着,跟在海伦娜背后过来的艾米丽拍了拍她的肩膀。

“艾玛?”

“艾,艾米丽!!!”

艾玛一瞬间就把对红蝶今天的行为中的一切奇怪之处抛到了脑后,她摩挲着指尖,看着面前的艾米丽,大脑一片空白。

“我们去那边吧。”

艾米丽牵起艾玛的手,用上同平常逃跑一般的速度离开了红蝶与海伦娜身边。

“等一下,艾米丽我们为什么要逃跑?”

艾玛踉踉跄跄地跟着,虽然嘴上在提问,但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先不说红蝶小姐是个监管者……打扰别人不大好呀,艾玛。”

艾米丽竖起一只食指,抵在唇边,压低声音,嘴角微扬。

“今天可是海伦娜的生日哦。”



……



“呼啊……”

海伦娜一口气饮下略带苦涩的茶水,觉得口腔中茶香满溢。

“……”

红蝶一直保持着用扇子遮住大半张脸的动作看风景,但无论看向哪里,最终视线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落在身边这个年轻的女孩身上。

盲人的眼睛通常是无神的,但红蝶总觉得海伦娜的眸中蕴藏着一片辽阔无垠的夜空,其中繁星点点,深邃神秘,捉摸不透。

在不知不觉中,举着扇子的手已然垂下,讨厌被人注视的女子正破天荒地盯着面前的人儿出神。

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知道海伦娜绝对不会回看自己?还是因为这双眼睛实在是太过于漂亮?

红蝶给自己找了一个只有自己有资格回答,但自己好像无论如何都回答不出来的千古难题。

“哈啊……”

她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这声叹息引来了对声音异常敏感的海伦娜的注意。

“美智子小姐,怎么了吗?”

她放下茶盏,向着声音的源头询问道。

“啊,不……没什么。海伦娜,你知道妾身今天为什么找你吗?”

“不知道。”

“那,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了对你们来说很危险的监管者的邀约的原因是什么?”

“嗯……”

海伦娜陷入了沉思。

红蝶有些紧张地捏住了衣袖。

【是因为害怕你,所以不得不来。】

她害怕从海伦娜口中得到类似这样的回答。

“因为上次美智子小姐你和我说,' 从今天开始你叫妾身美智子吧,这是你特有的权力。'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亲密了一些……?”

“你是认为我不会伤害你吗?”

“是的。”

海伦娜笑了笑,继续说道。

“是一种很奇怪的信任感呢,明明应该是敌对的关系。我……是不是一个很傻的人啊。”

“……是啊。”

红蝶轻声回应着,笑得分外温柔。

“为了防止像你这样傻傻的女孩子出错,妾身准备了一个东西给你。”

她从衣袖中取出一串项链,缓步绕到海伦娜背后,小心翼翼地替那人戴上。

“这是……”

海伦娜用指尖感触着这份神秘的礼物。

“项链……?但上面的是,类似勾玉的东西么?除此之外还有……”

“这是护身符。”

红蝶凑到海伦娜耳边,伸手拨动系好了的项链,使其发出清脆的响声。

“当你遇到任何的困难时,握紧它并念一次妾身的名字。只要你这样做了,无论你在哪里,妾身都会来到你的身边。这,也是你特有的权力。”

温暖的言语伴随着花朵般的淡香从背后不断传来,热了海伦娜的眼眶,动了她的心弦。

鬼神的承诺,是绝对可信的吧。

“生日快乐,海伦娜。”

海伦娜闻言一征。

除了家人外,还从未有人为她庆生过。且不说这个,她没想到在这样境况下还有人会给她庆生,她以为这是红蝶为了安慰她而准备的小惊喜。


近来的疲惫感和压力在无尽的感动中烟消云散。


海伦娜揉了揉眼睛。


“谢谢你……美智子小姐。不过,我可以再提一个任性的要求吗?”

“你不曾任性过。”

海伦娜一直都是个十分沉稳懂事的女孩子,这众所周知,特别是红蝶。

“我可以抚摸一下你的脸吗?啊我没有别的意思……”

海伦娜赶紧解释了一下这个疑似变态的发言。

“我只是想更好的感受美智子小姐。”

虽然新的说法少了些变态的成分,但果然还是有些羞耻。

海伦娜的耳朵通红。

“好。”

红蝶微笑着点点头,随即捉了海伦娜的手,顺从地接受抚摸。

“……”

海伦娜认真而又努力地用手上的任何一个部分描摹着红蝶的容颜。

这和在属于她的黑暗世界里所感受到的不一样,有一定的温度,更为真实,能令她彻彻底底地为她所触及的女子的容颜倾倒。

“美智子小姐……”

不知过了多久,海伦娜收回手,习惯性地扶正眼镜。

飘过鼻间的指尖残留的脂粉香气让她有些飘飘然。

“嗯?”

“这也是我特有的权力吗?抚摸。”

女孩一本正经之中包裹着羞涩的问话显然出乎红蝶的意料。

“这个啊……的确是。”

她用纸扇遮住面颊,眼波柔和,嘴角好似噙着一缕吹过樱花树的风。

“总有一天,妾身给予你的权力也许会变成只属于你的'理所应当’。”

“那……我也得想想该给美智子小姐什么特别的权力呢。”

“呼呼……愿闻其详。”


……


“是你把海伦娜的生日告诉红蝶的啊。”

抱着提升技术的目的,艾玛拆完了不知道是第几个狂欢之椅,有些疲惫。

“是啊。”

艾米丽则忙着用镊子夹出扎入艾玛手掌的木屑。

“最近海伦娜的精神状态不佳的事情我也告诉她了。”

“难怪她今天那么的温柔……”

“不是啦。”

艾米丽笑笑,她知道艾玛还没有了解某些事情。

“红蝶小姐会比平常更加的温柔,是因为今天是海伦娜的生日,也是因为海伦娜在她心里的位置有所不同了吧。”

“嗯嗯?”

艾玛仔细想了想,红蝶今天从头到尾一直没有抓人挂气球,果然是因为今天是海伦娜的生日吧。

“一个不想被人看见,一个看不见……在这场漫长的游戏拉下帷幕前,有一个合适的陪伴者也挺好的。”

【就像我与你一样。】

艾玛在心里偷偷回应。

“而且,在红蝶小姐给了海伦娜那些'特别的权力'后,她们之间的关系就没那么简单了呢。”

艾米丽举起注射器,阳光透过内部清澈的药液,在她的脸上撒下一片波光。

“……”

还有比艾米丽更配得上【天使】这两个字的人吗?

艾玛如是想着,在不经意间拉近二人的距离,伸出手将艾米丽脸颊边上的发丝撩到耳后。

“等……艾玛?”

太近了。

艾米丽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的脸上一定是热潮涌动。

“我也有吗……”

艾玛微微鼓起脸颊,闷闷道。

“诶?”

“特别的权力,我也要……你给我的,特别的权力。”

她垂眸注视着艾米丽修长的手指,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舔了舔唇角。

“比如?”

“今晚……可以吗?”

两人戴着白手套的手交织在一起。

“今晚啊……”

艾米丽歪着脑袋思索了半晌,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于是她决定打消先前的些许顾虑和矜持。

偶尔放纵一下自己,对身体也没什么坏处。

“好。我的夜晚就给你了,我特殊的病人。”

得逞了的艾玛兴奋得像一个拿到了甜美糖果的孩童。

“感谢你的温柔,我的医生,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End.】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