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BG渣渣文手。写过RWBY/小魔女学园相关的。目前准备原创进军古风。你们好呀。

【RW】《骑士·将军》

Ruby.Rose,一个以天地为家的浪子。

Weiss.Schnee,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

身份和境遇完全不同的两人,说到她们的相遇结缘,可谓是乱七八糟,难以言喻。

【Ruby在树上睡觉时不小心坠落,正好扑灭了Weiss好不容易升起来的火。】

对,仅此而已。

当然了,如果没有这个事件,这两人就不可能会认认真真地较量一场,更不可能会就此结下孽缘,更别提最终Ruby会点头答应Weiss【你想不想和我一起战斗】的请求了。

也就更不可能……会有之后的天涯分离,思念痛心了。

……

『呼……』

Ruby点燃一支烟,口中呼出的白烟缭绕在侧,她眯起眼睛,感叹着现在的安定。

『将军您怎么又在抽烟啊……对肺不好的。』

推门进来的助理轻咳两声,快步进来开了窗透风。

『我有分寸……今天有查到什么吗?』

Ruby懒懒地倚在皮椅里,语气虽漫不经心却又带着几分期待。

『我待会去问一下负责人。』

助理替Ruby收拾好桌子,见Ruby又望着桌上的相框出神了,于是颇有感叹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将军……刚好五年了啊。距离那次。』

(距离那场战役过去,已经过了整整五年了吗……?)

Ruby心想着,又慢慢吐出一口白烟。

那场战役,开战的原因Ruby已经不大清楚了,但她记得最终是Weiss麾下的大部队以险胜落下帷幕。

因为这场战役,Ruby失去了一只右眼,而领头的将军Weiss,却身受重伤,不得不放下一切独自前去治疗。

不久后……就没了音讯。

对于士兵们来说,这是一场反败为胜的荣耀之战。但对于Ruby来说,却是一场惜败之战。

Weiss作为大将,无论是计谋还是战斗力都是卓越的,她训练的士兵更是如此,那次战斗之所以会只是险胜,缘由黑暗得让人感到窒息。


小人贪污勾结,在一部分武器上动了手脚。

也许你会想说这会对战局有所影响吗?答案是肯定的。

至今想到这件事,Ruby仍然会为此愤恨不已,为Weiss感到心疼不已,受伤的右眼也会隐隐地感到刺痛。

……即便她已经用了各种手段将那些人送上了断头台。

五年来,她逐渐麻木的心,对一切都淡然了,却唯独对一件事保持着热情。

那就是,找到她的大将,找到她的Weiss.Schnee。

在这些年的共同战斗,共同嬉闹中,Ruby的世界已经闯入了Weiss.Schnee这个人。

现在要她随便把这个已经有了感情的不速之客忘掉,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Weiss……』

Ruby望着照片正出神着,突然被撞开的门狠狠拍在墙上,巨大的声响吓得她连连咳嗽起来。

『喂!就算我再怎么没架子你们也不——』

Ruby刚要训人,在缓过劲来的同时却愣住了。

冲进来的另一个助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将一份报告摊在Ruby面前,脸上的喜悦难以掩盖。

『将军!我们……我们找到了!』

我们找到了。

找到了。

这份报告,这份喜悦,Ruby等了整整五年。

她就像一个老人,颤颤巍巍地拿起报告,细细地阅读着,哪怕因为眼眸泛起水汽而看得不是很清。

抬手将烟头丢入垃圾桶,烟头在空中划过的漂亮弧线和她扬起的嘴角一致。

『我休息几天。』

Ruby甩下这句话,拿了车钥匙冲了出去。

『祝您旅途愉快!』

助理们趴在窗台冲着她的背影喊。

『会的!』

Ruby回以灿烂一笑,猛踩油门,向目的地飞驰而去。

耳边的风声轰鸣,就像一支愉快的小曲儿。

伴随她去往……心上人所在的地方。


……


沉重的事实将Ruby的喜悦一扫而光,就像一块堵在心头的大石,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

她想要抱头痛哭,却不知道为什么哭不出来。

【请问您知道Weiss.Schnee吗?】

【她葬在北边山头。】

为什么会这样?

Ruby不懂。

人的生命,为什么会这么的脆弱?

她将头埋在膝盖里,想起和Weiss的相遇,相识,相知,相守的种种,心里顿时泛起一阵酸楚。

她终于闭上眼睛,小声啜泣起来。

『老师,这里有个人在哭耶。怎么办?』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传入Ruby的耳朵,但她却没有心思去搭理。

让我一个人静静。

她心想。

一个清亮好听的声音代替她回应了小女孩的疑问。

『每个人都有想静一静的时候。别打扰人家。你先回去吧。』


『好。』


Ruby一边哭着,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感谢这个女老师的体恤人心。

但,这声音……为什么会这么似曾相识?

Ruby似乎想到了什么,耳边是小女孩小跑离开的声音,她没时间思索了,心里一急,猛地抬起头来,一伸手,抓住了那还未离去的人儿的手腕。

惹眼的银色长发,雪般白皙透亮的皮肤,脸上为了坚定内心而刻下的伤疤,溪水般澄澈无暇的眸子……

『Weiss……是,是你……吗?』

Ruby哽咽着,清泪溢出眼眶。

面前的人听到Ruby的声音,愣了半晌,瞳孔突然放大,双膝一弯,环住Ruby的脖子,同样垂眸落泪。

『Ruby吗……是我……是我……』

『五年了……你为什么……不回来……』

Ruby悲愤地质问着,即便她知道Weiss一定是心有苦衷,但她果然还是忍不住。

『……我活过来时,战役已经结束了两年。』

Weiss顿了顿,说话的声音极轻极淡。

『我的双臂受创严重,已经无法挥剑去保护任何人。我的双眼,也再也看不见了……』

Weiss微微勾起嘴角,缩回身体,手指四处摸索,当指尖触到Ruby的右眼,她的眼睫一颤,额角抵在Ruby的肩头,终于抑制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对不起……责备你了……我没事……别哭了……Weiss,站起来。』

Ruby轻轻拍着Weiss的脊背,声音温柔得就像冬日暖阳。


Ruby知道Weiss的自尊心极强,对她来说,半残废的人,哪有资格做将军呢?


不再过问了。也没必要再过问了。


你还活着,就是上天给我的,最大的馈赠。


Weiss一边抽噎着,一边扶着Ruby的肩膀,小心站起。

Ruby满意地笑了,继而单膝跪地,郑重地用标准口吻说道。

『部下Ruby.Rose!向将军行礼了!』

话音刚落,Ruby拉过Weiss的手,在那纤细修长的指尖上落下一吻。

接着,她不动声色地为她的大将戴上了戒指。

『嘿……』

Weiss也不惊诧,她抿唇轻笑着,无神却依旧清澈的眼眸溢着喜悦的泪。

Ruby觉得,这泪水,一定是甘甜的,落在心田里,也一定像是滋润大地的甘霖,沁人心脾。

她凑上去,挑起Weiss的下颌,含住那人冰凉的唇瓣,唇齿间洋溢的,也是如同蜜糖一样的甘甜。

多年前的那一天,Weiss问Ruby。

『你愿意做我麾下的骑士吗?』

多年后的这一天,Ruby问Weiss。

『你愿意做我一生的伴侣吗?』

两人十指相扣,这才意识到。

原来,命运的红线,一早就埋下了。


【End.】



附赠小剧场√

R:那个婆婆为什么说你死了?为什么这里有你的墓碑?

W:这里是我曾祖母的故乡,她的名字也叫做Weiss。

R:这,这样噢……

W:你为什么就是不看上头的墓志铭和逝世时间呢我亲爱的?

R:……够了我不要理你!!!(QAQ)


【作者:很水的,突然乱写的脑洞。感谢你的耐心阅读w】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