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BG渣渣文手。写过RWBY/小魔女学园相关的。目前准备原创进军古风。你们好呀。

《颠倒/堕落/真实》

注意:

①设定有涉及神魔什么的。

②正统的标题废。

③乱写一通。

③字号太大好烦。



〈第一章 戴安娜.卡文迪许〉



“天使代表圣洁,恶魔代表污秽。”



听到老师说出这个观点时,戴安娜皱了皱眉,合上书,举手向老师示意。



“老师,我的身体不适。能否先回宿舍休息?”



授课被打断的教师并不觉得生气,她微笑着冲戴安娜点点头。



“当然可以戴安娜,你的成绩优异,我完全不担心你。去吧,好好休息。”



“非常感谢您。”



戴安娜行了一礼,眯起双眼,踏着沉稳优雅的步子,在全班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身后是同学们渐渐远去的讨论声。



“不愧是戴安娜啊……连老师都那么信任她。”



“毕竟也是那个家族的嘛,自幼体会的就和我们不一样。”



“真是令人憧憬啊……”



咔嚓——



戴安娜将门窗紧锁。



“唉……”



沉重的叹息,在偌大的房间内显得别样寂寥。



“天使代表圣洁,恶魔代表污秽……这居然是一个必学的概念……吗?”



真是讽刺。



戴安娜冷冷一笑,拉上窗帘后,在镜子前驻足良久。



世界不以国家来划分,而以更为大的范围被划分为三界,也就是天界,人界,魔界。



关于三界的住民,顾名思义,光从字面上就可以得知。



天使住在天界,自诩其是受到神灵庇护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一切行径皆听从于神的安排。传说他们可以向人界赐予恩泽。



人类住在人界,拥有很高的自主创造力,行动力,以及对未知事物的探知力。与天使的关系很好。



恶魔住在魔界,被视为三界之恶,多嗜血残酷,时常向天界挑起战争,向人界索取或掠夺祭品。传说他们可以向人界降下灾祸。



以上概述皆出自于人界的书本。



而在戴安娜看来,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天界住民们对下界无知者的一场性质恶劣的骗局罢了。



如果这样说的话,肯定会有人问我凭什么能这样否定书籍的内容吧。



戴安娜心想着。



是啊,为什么……呢?



她闭上眼睛,轻声念动咒语。



一阵炫目的白光过后,在门窗早已紧闭的房间内,窗帘轻轻飘动。



而随之一同飘动并最终落下消失的,是洁白无瑕的羽毛。



“就因为……这个。”



镜中的戴安娜站得笔直,湖水般的湛蓝色眸子幽深难测。虽然容颜仍带着几分稚气,却还是掩盖不了她的英气俊美。一头总色调为淡绿色的长发及腰,身材高挑匀称。



她今年不过十七岁出头,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和成熟稳重礼节得当的举止便已经宛如一个大人了。



然而更让人在意的,是她背后那双巨大且蓬松的,完全可以轻松将她笼罩住的,洁白羽翼。



戴安娜.卡文迪许。是天界贵族卡文迪许家族的下任继承者,也是天界顶层的军事保护队伍【神队】的下任继承者之一。



这份血统之高贵之纯净,这些责任的沉重,是她没有办法去挣脱的。



应从家族指示,戴安娜隐藏身份来到人界,以【人界的名门贵族卡文迪许家的小姐】这个身份开始四处留学、调查和磨练。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在人界度过了六年。



虽然对天界的家伙们来说戴安娜不过走了六天而已。



“还有一天吗……”



戴安娜将日历看了一遍又一遍,最终还是烦躁地将它丢到了一边。



天界的一天,也就是人界的一年后,戴安娜将会迎来她十八岁的生日,也会迎来难得一遇的【血月】。



成人之时与猩红之月升起之时,两者混杂的这段巧合,会将自身能力放大到以往的好几倍。



听起来是不错,但猩红之月一方面其实也能大幅提升恶魔的能力,尽管恶魔大多并不好事,但也绝不能完全保证当天人界的安全,冲突也许在所难免。所以有利有弊。



戴安娜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但实际上无论血月有没有出现,她都打算在那天做一件违背三界规律的事。



脖颈上挂着的小钥匙泛着岁月的古老痕迹。



“……”



戴安娜将其握住,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此时苍白且不住颤抖着。



她紧皱眉头,念动与隐藏翅膀不同的隐藏类咒文,将手搭在置物架上,在一片透明中握住了一个物体。



用手轻轻一扬,如同拂去灰尘般拂去视觉上的阻碍,显露出物体的真面貌。



那是一个由天界圣树的枝干做成的盒子,树藤缠绕在锁孔,似乎有意在保护里面的东西。



戴安娜解下脖子上的钥匙,握住,轻轻碰了碰缠绕的树藤,促使其乖乖撤离它的领地。



事实上它也的确听话了,但戴安娜却没能将盒子打开。



每当她自以为已经准备好了要打开它时,从心底涌现上来的恐惧都会让她无法继续,只能抱头沉默地坐上好久。



她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无论怎样都不哭,也不闹。



唯独有一次……



“呵。”



戴安娜自嘲地笑笑,用指尖狠狠地捏住了钥匙。



如果现在你都无法释怀,无法去尝试,那你一年后还能做什么?



她咬咬牙,将钥匙插入了锁孔。



咔——



清脆的一声响,米黄色的光在锁孔处冒出,几个小精灵飞了出来,坐在戴安娜的肩上,摇头晃脑,齐刷刷地栽倒在了那一头长发之中。



“……谢谢你们。”



戴安娜扯出一抹淡笑,手指依次摸过小精灵的脑袋。



而后,她收起笑容,审视着盒子里的东西。



一本纸页发黄的日记,一罐透明发亮的淡蓝色液体。



仔细看的话,液体中似乎还浸泡着什么东西的残块。



再仔细看的话,那残块与液体之间显得水火不容,它不断冒着猩红色的光芒,似乎稍不注意就会将液体尽数消去。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戴安娜深吸一口气,颤抖着在书架上翻找出一个瓶子,将里头的液体灌注进盛放残块的瓶子里。它消耗得比以前快多了。



每每触及到盒子里的这两个物件,她的心便如同正在遭受割肉酷刑,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手心尽是冷汗,戴安娜赶紧将盒子重新封印,再次将盒子和羽翼隐藏起来,打开窗户透气,最终无力地躺倒在床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太累了。



尽管悲痛,却也要去回忆,尽管疲惫,却也要告诉自己不忘初心。



记忆汹涌而至。



【你为什么要回来?!我被锁着无所谓的!!!你快逃啊!!!没时间了!!!】



【放开她!!!不要伤害她!!!我会好好听话!!!求你们了快点住手!!!】



【她明明……她明明救了很多人……她明明比起坐视不管的你们……救了很多人……为什么……为什么?!】



【恶魔不一定都是坏的,他们可能只是不屑于……可能只是……没能挤进……天堂。】



从一开始空间上的遥望,后来到生与死的分离。



善良的恶魔,残忍的天使,颠倒的世界。



无力,撕心裂肺,以至于声嘶力竭的哭泣。



最终尘埃落定之时,日渐冰冷的心。



戴安娜沉沉睡去,清风扬散起还未消逝的羽毛。



树影斑驳,阳光溜入室内,将天使眼睑处些微不甘的晶莹点亮。



一方面,作为卡文迪许的孩子,另一方面,作为【戴安娜】,她对自己的高要求和高约束,甚至已经到了不留情面的地步。



无论是知识,能力,还是对感情的扼杀。



戴安娜对自己,始终是最残忍的。

评论(7)

热度(42)